艺术欣赏
书法绘画 音乐舞蹈 戏剧曲艺 文学创作 图片摄影 理论研究

文学创作

文学创作

二爷骗婚 ( 小说)

2018/12/25 作者:闰土  点击数:

  二爷去逝了, 前天刚过完三周年。

  现在农村人思想观念慢慢变了, 三周年不叫乐人,不大扑腾,只待几家客,把客来时拿的花圈、纸放在坟里一烧,把男的穿的白挂挂、孝帽,女的穿的孝衫在坟墓前一脱,名曰:“谢孝”, 从此,按农村人说法;三年守孝期满,再不穿白带孝,老人去逝后这一场事就圆满结束了。

  二爷去逝三年了,但二爷的趣闻还留传着,村上上了年纪的人都说二婆是二爷骗来的,是一朵白菜让猪拱了, 是鲜花插在牛粪上。

  二爷有三个儿子,分别叫大虎、二虎、三虎。人常开玩笑的说;二爷有三只虎守在身边,可天不怕,地不怕了。

  记得村上的老人说二爷,五八年大跃进、大炼钢铁,二爷一个人在山上看护山庄,一次在给牛割草时,碰上了一只狼,不知狼肚子饿了想吃他,还是他害怕狼心虚,狼向他走来,他惊呼着,手里拿着镰刀挥舞着,这只狼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,他吓昏了,狼在他脖子和脸下方抓了一个深深血印,幸亏有三个去山后挖药的农民,赶走了狼,才救了他。

  他因受惊吓过度,从此半夜三更睡觉老喊狼,白天一见猫、猪就叫狼,有时看见狗也叫狼,家里人把二爷带到县医院检查,诊断为精神分裂症,医院开了些药,让在家好好休养,害得二爷母亲还叫人在山后给二爷叫了几次魂。虽然脸和脖子处伤好了,无关紧要,但留下了难以消除的疤痕。

  以后二爷一年多没有干活,在家静静的养伤,二爷的母亲隔三差五去医院让医生开些镇静药吃着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二爷慢慢好了,再也不喊狼叫虎了。二十多岁的他,也基本恢复了他原来的状况。

  由于二爷家贫穷,再加上二爷中等个头,还有狼吓的精神病,虽然已经好了,但二十五六了还说不下媳妇,那时人都结婚早,和二爷一样大的人,有些都两个娃了。

  二爷年龄不大,但辈份却高,村上几乎一半的人把他都叫爷,因他排行为二,人们都叫他二爷,二爷父亲去逝早,他就和母亲两人过着。眼看着一年又一年地过去了,二爷就是没找下合适的媳妇,虽然说了几个,人家一打听,就都吹了。

  二爷的母亲都快急疯了,睡觉都梦见给二爷说媳妇,无奈家境困难,用别人的话说,二爷是个“狼咬儿”,更没有人给他说媳妇了。

  一天隔壁家二嫂赶过来对二爷的母亲说;“十多里外的张家村有个女娃,正找婆家,这个女娃长的漂亮,找了好多,都没有合适的,条件不高但要男方个子大,还要家庭情况好”。

  能说会道、心肠好的二嫂,知道二爷家条件达不到,就和二爷的母亲想办法,她们给二爷借了一身新衣服,又找了个围巾,把脖子和脸下半面一包,二爷家房屋不行,二嫂把女娃和她父母领到条件好的她家,就说这是二爷家,按女方要求,三百元财礼,二爷的母亲知道二爷有瑕点,又怕人家女方变卦,又偷偷拿出老汉在世时留下的五个银元,给订婚了,女方父母看到银元,十分高兴,双方说好一个月后结婚。

  婚事虽定了,但二爷和母亲心乱如麻,生怕煮熟的兔子,锅盖一揭又跑了,娘儿俩忙前忙后,又叫来亲戚帮忙,又害怕谁给女方走露风声,整天提心吊胆。

  冬天的风是寒冷的,冬天的夜晚是相当长的,星星在天上密布着,月亮慢慢的向西移动,它的余辉透过窗户,洒向了房间,隐隐约约的亮光在寂静的夜晚怱明怱暗,窗外不远处不知谁家的狗在叫着,给寒冷静谧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惧色。

  二爷再也睡不着了,仰望窗外的寒星,看看屋内洒进来的片片月光,心潮起伏。再有三天就要结婚了,他已通知了所有亲戚,加上队上和家门人,大约有十五席左右,他已联系好了厨师,端饭有家门中几个人,他都给说好了,加之有能说会道的媒人二嫂、还有隔壁二婶帮忙,二爷也就轻省多了。

  唯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他的家,看屋时在隔壁二嫂家,结婚不可能放在二嫂家呀,虽是一墙之隔,但差别甚大,二爷他把家里都收拾好了,新房用花纸糊了,房子顶棚也用新席遮了,又糊上花纸,一切都准备好了,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

  他突然回想到一月前在二嫂家订婚的事,心想,这算不算骗婚,他良心受到了谴责,他感觉他对不起那个如花似玉、貌似天仙的女娃,他配不上她。

  二爷另外又想,是他骗了她,包括十天前领结婚证,也是母亲亲手把他“包装”了,他匆匆领完证,害羞的跑了,他想如果结婚后她不愿意,绝不勉强、他完全可以放弃,让她离婚,他也想劝母亲,即是离婚了,那难得的五个银元也就不要了。

  结婚那天,按农村风俗,女娃父母没来,娘家只来了两席送亲的客人。

  痛痛快块快地待了客,亲戚朋友都回去了。晩上闹洞房的人都走了,二爷的母亲捏了一把汗,她知道她儿子配不上这女娃,并且差远了,她也没抱多大的希望,她想,听天由命吧。

  洞房花烛夜,二爷一五一十的向新媳妇讲述了一切的一切,包括被狼咬伤、借衣在隔壁屋等等,请求她原凉,如果离婚,他愿意离掉。

  女娃感动了,看着这诚实,心底善良的男人,她又一次感动了,她哭了,她伤心的感到她被骗了,但生米已做成熟饭,再看看这位憨厚老实的小伙子,她对离婚二字摇摇头。

  那晚,他没有碰她,连续十多天,她还是个纯洁的姑娘,这让她更爱她这位男人了。

  从此,二爷对这位新媳妇爱护有加,树叶下来怕砸着,吃饭怕噎着。

  以后,他俩扎扎实实过起了日子,人们见了,有嬉笑着说;“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。”? 也有人说;“瞎鸟儿碰了个好谷穂”。

  又停了一年多,二爷的媳妇给二爷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子,二爷母亲高兴了,忙给孙子起了个名字,叫大虎,二爷母亲想,虎能镇住狼,更何况是大虎。

  说来也怪,二爷结婚前后一直到生下大虎,那病一直没犯过,二爷母亲笑的嘴都合不上了,村上人都夸二爷命好,以后二爷媳妇又生下两个男娃,二爷的母亲跟谁也没商量,干脆就起名叫二虎、三虎。

  二爷家养了三只小老虎,虽然家境贫困了些,吃稠喝稀, 但心情舒畅。二爷和媳妇没黑没明的干,也有了心劲,加上二爷母亲会操持家务,一家六口人过的还算不错,衣食无忧。

  一天晚上,二爷半开玩笑着对媳妇说,”是我骗了你,你给咱生了三只虎,现在咱们离婚吧”。二爷媳妇嫣然一笑说道,“要离你离,你走,这个家是我的”,说完俩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不久,二爷盖起了一座大房,在村里还算属一属二的。

  又过了两年,二爷因劳动积极负责,被社员一致推选为队长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二爷的三只小老虎,也都长成了大老虎。大虎、二虎考学后参加工作,三虎当兵后也留在了部队,村上人都夸二爷有本事。

  二爷骗婚骗成功了,他活到九十二岁去世,但二爷当年骗婚的笑谈还在当地流传着。

咨询指导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收藏Copyright © bjsqyg.com 1999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 陕ICP备05010507号  陕公网安备 61030202000149号